上通巢湖,下接長江,居民稠密,商賈輻輳,舊設巡司”。明代以來便是皖江北八大重鎮之一。沿著運漕的老街溜達,飛簷門落之間的那些久遠的幽韻徐徐襲來華洋坊,感覺到與西河鎮的似曾相識。一樣的青石板的路面,好像足音從千年前的古道,回蕩在悠長的小巷。一樣的木門的軒窗,一樣的矮樓雕花的屋簷,一樣敦厚樸素 的人家。西河的門庭冷落與運漕門庭若市,太大的反差,同樣的環水而居的古鎮,結局為何卻不盡相同呢?獨自坐在茶樓窗口,憑欄望去,裕溪河盡收眼底,這座古 代商賈之地,多少女子坐在這窗前“守著窗兒,獨自怎生得黑”,體會著“過盡千帆皆不是許智政醫生,斜輝脈脈水悠悠”...。遠去的商船載著財富,載著希望,卻載不動許多的愁。
秋日的裕溪河畔寧靜而又安詳,坐在河堤草坪上,抬頭望望遠處的天,那麼藍,野菊花在秋風裏婆娑...。佇足裕溪河濡須口巢湖的入口,念諸葛亮《後出 師表》中稱:曹操“四越巢湖不成”,濡須口踞山臨水的地形地勢十分險要,極目遠眺,煙波浩淼,姥山島三山錯落,濃濃植被,矮矮的果樹林,果實累累,伸手可 拮,沿著巢湖邊有不少農家樂餐館,或是在船上,或是在堤岸邊,是城裏人休閒好去處。用堤壩圍成的堰,當成養魚養蝦的池塘,坐在餐館裏,任巢湖的水波沖刷著 屋底的木樁,發出“嘩嘩”聲。入夜,寂靜的湖面剩下了蘆葦的影子在搖晃,遙遠的星星散發著弱弱的光,近處的山形成一抹淡淡的黛,這裏遠離了都市喧囂,遠離人聲嘈雜,舉起酒杯邀明月,享受著人所不知許智政醫生...。

    文章標籤

    嘈雜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张雨的博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