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如潮,起起落落,在這變遷的歲月裡,我用孤獨的心情,走過了時光潺潺的長河。緣著,夢起的地方,面對著輕柔的晚風,冷清的月色,我的心,慢慢平靜了下來。藉著溫柔的月色,感性的我,總是習慣性的,拿起手中的筆去將自己的人生書寫,讓記憶再次塗鴉上萌動的色彩史雲遜
  
時光,若水,總是無言徘徊在淒然與落寂的青蔥季節裡,羞澀打過,給我清瘦的年華,染上太多滄桑與無奈。而我懵懂的情懷,卻在漸漸蒼老的容顏下,解封昔日的絮語,化作落紅輾轉歸入泥土,只余清香如故。
  
回首往事,多少凌雲壯志被一路風塵掩蓋,遊走的思緒隱藏在心底最柔軟的地方,刺痛了曾經。離別的嘆息穿過記憶的長廊,劃破指尖的宿命,葬下一地淒涼,殮刻成青春里最唯美的碑文,於逝去的年華里,邀一縷清風入懷,讓那一抹淒楚的笑靨飲風而泣,為那蹉跎的人生回首展顏。
  
歲月,一晃,二十餘載就這樣匆匆別過,不待年華甦醒,光陰卻早已向前推進,只留下塗白記憶,穿梭在時光的空隙裡,去苦苦追憶那些如風往事。而,那些娓娓到來的故事,卻淋碎了流浪在窗外的崩潰,搖曳著沉睡在塵埃中的風鈴,獨誦一曲悲涼,曲調婉轉,宛如流水不斷,今生圍著老去的年輪打轉,無奈,卻被弦外之音撥亂了漸行漸遠的芳華,押韻了憂傷。
  
漫步人生路,幾多芬芳,幾多花紅,憑欄暗嘆來時路,如花欲滴般嬌豔,熏染了一季的淒涼。兜兜轉轉,卻在某個不經意間,就跌落了紅塵深處,依稀的夢境無論如何遊走,卻始終走不出狹隘的世界,空洞多時的情緒,卻怎麼也望不到故事的盡頭,直至霜華如夢,暗痕飛渡史雲遜
  
夜,還是這般靜謐,月華,依舊如水一般,拉開一簾沉睡在月光下的幽夢,鋪開被流光私隱在風中的畫卷,執筆花落之間,硯一泓雅墨,填半卷瘦詞。透過窗,輕輕灑在紙上,走筆至此青春與年華各一半,在詩意的水墨中,隱去了喧囂後的繁華,卻在一紙墨香中清晰了曾經。
  
浮生無常,青春里的那些陳年舊事,如今已是塵埃落定,無論如何去打撈,都不過是一場淚雨空。一如參禪在青燈下的古佛不說話,始終不頌半句梵音。只是,那些走不完的季節,卻夢迴子時過,從此沉睡在記憶的夢鄉,便在也沒有醒來過補習網

    文章標籤

    幽夢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张雨的博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