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回我和父母親同乘火車回四川老家探親,去的一路上,同一個臥鋪間裏的一位陌生婦女問了母親一句什麼,母親就熱情地答復起來,結果引出了更多的詢問,她 也就更熱情地絮絮作答,父親望望她,又望望我,表情很尷尬,沒聽多久就走到車廂銜接處抽煙去了。我聽母親把有幾個子女、都怎麼個情況,包括我在什麼學校上 學什麼的都說給人家聽,急得我直用腳尖輕輕踢母親的小腳,母親卻渾然不覺,樂呵呵一路跟人家聊下去香港如新
    母親的嘴不設防。後來我細想過,也許是像我們這種家庭,上不去夠天,下未墮進坑裏,無饑寒之虞,亦無暴發之欲,母親覺得自家無礙於人,而人亦不至於要特意礙我,所以心態十分鬆弛,總以善意揣測別人,對哪怕是旅途中的陌生人,也總報以一萬分的善意香港如新
    有 年冬天,我和母親從北京坐火車往張家口。那時我已經工作,自己覺得成熟多了。坐的是硬座,座位沒滿,但車廂裏充滿人身上散發出的穢氣。有兩個年輕人坐到我 們對面,臉相很凶,身上的棉衣破洞裏露出些灰色的絮絲。母親竟去跟對面的那個小夥子攀談,問他手上的凍瘡怎麼也不想辦法治治,又說每天該拿溫水浸它半個鐘 頭,然後上藥。那小夥子冷冷地說:“沒錢買藥。”還跟旁邊的另一個小夥子對了對眼。我覺得不妙,忙用腳尖碰母親的鞋幫。母親卻照例不理會我的提醒,而是從 自己隨身的提包裏,摸出裏面一盒如意膏,那盒子比火柴盒大,是三角形的,不過每個角都做成圓的,肉色,打開蓋子,裏面的藥膏也是肉色的,散發出一股濃烈的 中藥氣味。她就用手指剜出一些,給那小夥子放在座位當中那張小桌上的手上有凍瘡的地方抹那藥膏。那小夥子先是要把手縮回去,但母親的慈祥與固執,使他乖乖 地承受了那藥膏,一只手抹完了,又抹了另一只。另外那個青年後來也被母親勸說得抹了藥。母親一邊給他們抹藥,一邊絮絮地跟他們說話,大意是這如意膏如今藥 廠不再生產了,這是家裏最後一盒了,這藥不但能外敷,感冒了,實在找不到藥吃,挑一點用開水沖了喝,也能頂事;又笑說自己實在是落後了,只認這樣的老藥, 如今新藥品種很多,更科學更可靠,可惜難得熟悉了……末了,她竟把那盒如意膏送給了對面的小夥子,囑咐他要天天給凍瘡抹,說是別小看了凍瘡,不及時治好抓 破感染了會得上大病症。她還想跟那兩個小夥子聊些別的,那兩人卻不怎麼領情,淡淡地道了謝,似乎是去上廁所,一去不返了。火車到了麗水,下車時,月臺上有 些個騷動,只見員警押著幾個搶劫犯往站外去。我眼尖,認出裏面有原來坐在我們對面的那兩個小夥子。又聽有人議論說,他們這個團夥原是要在三號車廂動手,什 麼都計畫好了的,不知為什麼後來跑到七號車廂去了,結果敗露被逮……我和母親乘坐的恰是三號車廂。母親問我那邊亂哄哄怎麼回事,我說咱們管不了那麼多,我 扶您慢慢出站吧,火車晚點一個鐘頭,父親在外頭一定等急了。
    母親84歲謝世,算得高壽了。不僅是父親,許多有社會經驗的人諄諄告誡—— 不要跟陌生人說話,實在是不僅在理論上顛撲不破,因不慎與陌生人主動說了話或被陌生人引逗得有所交談,從而引發出麻煩、糾纏、糾紛、騷擾乃至於悲劇、慘 劇、鬧劇、怪劇的實際例證太多太多。但母親84年的人生經歷裏,竟沒有出現過一例因與陌生人說話而遭致的損失,這是上帝對她的厚愛,還是證明著即使是兇惡 的陌生人,遭逢到我母親那樣的說話者,其人性中哪怕還有螢火般的善,也會被煽亮香港如新?

    文章標籤

    火車 告誡 陌生人說話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张雨的博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