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十歲以前的男人如果是一首詩,也只能是走出校門不久的年輕人信手塗就的抒情詩。而四十歲以後的男人則是經過一段跋涉,步出沙漠的旅行者寫出的哲理詩。
四十歲的男人都會有一段跌宕的故事,有一些埋在心裡的慾念和一些不在人前表露的心情。
男人如樹,四十歲時才可參天,才可以作棟樑,才可盡展自身繁華,儘管此時的繁華在他的眼裡如煙如夢。一定還會有許多結了痂的傷痛讓四十歲的男人就一盞濃茶,和著對舊日的回憶飲下去,他知道過去錯肩而過的人都無法再回過身來四目相對,只能放任一份懷戀雲淡風清。
可是愛情有時還要在四十歲男人的心裡跳出火花,相約黃昏後的他們懂得什麼最直接,什麼最含蓄,眼角眉稍會因曾經的滄海而多了些許恍惚。但那愛會像一片枯黃的草原,一陣輕風與火種就會恣肆成一片新的景地。又像一壇深埋的陳釀,只要打開蓋子,那馥郁的香氣會沉醉任何成熟的芳心。
四十歲的男人有時也靜靜地走在無人的小徑,那些孤單的鳥鳴,也會引落他心中久久的悲意。他只會用一絲苦笑來詮釋自己,那笑會像大山一樣的厚重,像浸過水的海綿那樣飽滿。或者他的身邊有一個相依相偎的人讓他真正地笑一次,那笑會像清晨中那輪日出一樣的激情飽滿,那笑的光芒就如霞光一樣,讓心上人的心裡一片通明。
男人四十歲了,會小心翼翼地把自己的夢想藏在隱秘的所在,讓人間的煙火,讓柴米油鹽稀疏了他們的頭髮,彎下他們的腰身,讓他那顆易感的心日漸麻木。
男人四十歲了,那些生命中濕淋淋的雨季太長,那條被吟詠千遍的雨巷太深,那些紅袖添香的憧憬也湮滅成塵,那些才子佳人的幻夢沉如止水,風流倜儻已在一步步的遠離,越來越多的人簇擁著他走向舞台的邊緣。
可是四十歲的男人畢竟有一份大氣,是沖泡了第二遍的茶水,沒有第一遍的釅然,也沒有第三遍的清淡,湯色正好,最宜品位。又像一雙八成新的鞋子,漂亮但不適的開始已成過去,鞋與腳已經妥帖和諧。因而古代的一位聖人才說:四十而不惑。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张雨的博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