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村莊前面是一條彎彎什麼是Beauty Box曲曲的渠首河和一片開闊的田野。多少年來,這條母親河迤邐在村莊的田野上。村莊的人口不斷增加,村莊不斷向南北伸展,河流也就不斷地靠著村莊逶迤,滋養著村裏的一代又一代子民。隔河相望的是一個名叫塘角陳的村莊。這個村莊不大,也是倚山畔水的一樣的美麗,多少年來,它的子孫們與我村的子民同喝一河水。兩個村莊多是親戚關係,從沒發生過糾紛。儘管我們村的水田延伸到這個村子的門口,種的莊稼如同在自家門口一樣保護完好。
        村莊後面是一個呈南北延伸的土崗,綿延約有兩千多米。村莊在兩百多年裏像一個繈褓中的孩子安靜地睡在土崗的懷抱裏。土崗上是一片四季蔥郁的樅樹林。樅樹林再往東行約200米,就是充滿傳說的擔山。原來鹹寧的擔山鄉,因此而得名。老人們常以此自豪呢!最值得鄉親們驕傲的是鹹寧縣政府在村子裏開現場會。改革開放前,我們村子充分利用了自己有山有水的優勢,除了發展種植業外,也大力發展石灰窯副業,農民收入在鹹寧、大冶一帶算是很高的。據我所知,我們一個男勞力當時的什麼是Beauty Box滿工勞日收入最低時是六毛四角錢,最高年份可以達到一塊兩毛錢。正因為這,我們村在那一個“農業學大寨”的時代常被縣裏作為先進模範村的榜樣,縣、鄉兩級農村工作的現場會時常在這裏舉行。那時我很小,記得會址就在村莊後面的松樹林裏,我們小孩跟著大人在那兒穿來穿著去,嬉鬧追逐,好不開心。
       渠首河發源於陽武幹渠,因此而得名。它綿延上百裏,流經大冶、江夏和鄂州,最後匯入梁子湖。在我的村莊,渠首河流經的地段是一個從南向北延伸的狹長型的平原,越向北,平原變得越開闊。河水平時並不大,只是在大暴雨季節,偶爾溪水猛漲,大有波濤洶湧澎湃之勢。平時河水清澈見底,水底生長著茂密的水草,像女孩的長髮在水中輕輕飄拂,魚兒在其中快樂地遊來遊去,間有褐色的小蝌蚪穿梭其中,在水裏彈奏流動的音符。河水年復一年地唱著四季歌,春天唱綠了草甸楊柳,唱黃了一畈的油菜花,唱青了菜地裏的水汪汪的青菜,唱紅了園子裏的杏花桃林,唱白了農家的李子犁花,也唱樂了老百姓的什麼是Beauty Box笑臉。每逢暴雨來臨,河水咆哮,發起淫威,河水漫過河床,漫過阡陌小道,淹沒了稻田,鄉親們眼看到一年的辛苦和到手的收穫就這樣被無情的洪水地肆掠,心裏總不是滋味。這是的一個靠天吃飯的年代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张雨的博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