父親的荷塘,原本是一片不用澆水就有水的稻田,因為在村子崖下麵,太過陰涼,所以產量很低,村裏人把這塊地兌換給了父親,父親就把一個個蓮藕苗埋在黑黑的泥土裏,每天從工地上回來就去侍弄,天不亮就去看看,像照顧一個嬰兒一樣照顧著這片土地,藕的葉子終於長出來了,在父親精心照顧下,一天天成長,長得比人還高,從小父親就教育我們不能採摘荷葉,這樣會壞掉一個蓮藕,我們就常常坐在崖上的樹下看著那一片荷花地,這裏有一排排大石頭,大家每天吃飯都坐在這裏吃,男女老少別提有多熱鬧了,因為它是一片田不是水塘,所以裏面沒有魚,荷花終於開了,潔白的荷花真是美麗極了,清晨的荷花在薄霧中,像一副畫,像蓬萊仙境,像婷婷少女,而父親的荷塘不是用來觀賞的,是等著蓮藕長大養家的,到了冬天,荷葉枯了,田裏的水也幹了,父親小心翼翼的挖出一個個碩大的蓮藕,連一個芽兒都沒弄壞,手捧著父親親自種出的藕,我開心的笑了,這笑容裏也有心酸,父親是多麼勤勞節儉連一雙襪子都沒穿過,然後父親帶著我走了一村又一村去賣蓮藕,沒有缺斤少兩,遇到貧窮的老人,父親還把剩下的細一點的短一點的送給他們,他用第一次賣蓮藕的錢給我們買來新襪子,唯獨沒有自己買,我讓他也買一雙,他說爸不冷,他說你看那些凍耳朵凍手的人,都是包的嚴嚴實實一冷一熱生的凍瘡,是啊,身邊有很多同學年年生凍瘡,而我們從來沒有過,那一年的蓮藕一共賣了八百塊錢,我記得非常清楚,當我糾結於自己不懂圓滑世故而被人排斥時,想想我的父親,就堅定了我做人的原則,父親從未欺負過任何一個人,通常村裏來了賣東西的,很多村民都是一條心來佔便宜,可父親從來都沒有,連一句違心的話都沒說過,同時父親也是怕事的,所以只能保持沉默或找藉口離開,這樣也就顯得不合群,他就去看看他的荷塘,那時在我的記憶中父親一直都是忙碌的,是村裏人公認的勤快第一名!
父親的心就像他種出的荷花一樣,多麼聖潔多麼芬芳,有人說善良是有遺傳的,我是真實的感受到了,父親傳給了我們,而我的孩子個個也遺傳了善良的基因,我告訴孩子們,要想做學問,首先要學會做人!多少年過去了,我人生發生了兩個轉捩點,從北方人變成南方人,由翩翩女孩變成胖媽媽,在南方隨處可見荷花池塘,但我卻在懷念著父親的荷塘,它有著北方獨特的豪放和廣闊!連田田,魚戲蓮葉東……”父親的荷塘不在江南,而在大西北的藍田,在此我也學古人吟一首詩,“藍田可采玉,窕窕玉山女,白雲千萬裏,燕子南飛去,遙遙相思意……”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张雨的博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